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虚境《实话》

跟自己说话 说自己的话 WYQSH

 
 
 

日志

 
 
关于我

《王雨勤语录》前方美景无限,我却到了驿站,整理一下行囊,数数还有多少盘缠。生命和精力的铜钱已剩下最后的一串,省着点花吧!坚持到下一个驿站。我知道那里有先行者在等我,他会提醒我,走不动可以回头看看。虽然是熟悉的景物,只要我回头看看,依然感觉那是前方是眼前。曾经前方的路由于我们走过,多少有点变宽。尽管是俗人走过的路,后来人肯定也会感觉新鲜。15年/01/02日10:27==望粮贵==

网易考拉推荐

冥思(30)---面相的差别---  

2012-04-10 11:00:37|  分类: 冥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雨勤语录》个体和整体是分不开的。因此,国家和我有很多的相似性。但,很多的时间里这个相似性却没有明显的显示出来,其主要原因是少数人的演艺和多数人的抱怨使那些相似性厚厚地遮盖着。 

 ---面相的差别---

一个被灵魂摧残的人,精神是极其痛苦的。我在最后的一个群体里(单位)求生存的时候,有幸接触到整体里的少数人。看上去那些少数人和多少人的五官是相同的,面目的表情是截然不同的。他们有着同样质料做成的脸皮,脸皮的厚度相差无几。但是,少数人的脸皮整体上要比多少人的脸皮厚一些,因为他们之间存在着行为差别。厚薄的差别在于少数人是化了妆的演员,多数人是千人一面的观众。多数人是本性笨拙直接转化为体力劳动,少数人是本能灵巧灵活地转换成演技。  少数人按顺序出场,极力地演示着自己装扮的角色。每个娴熟的政治演员总是要背诵不熟练台词的。我不止一次的近距离观看政治舞台上的清晰表演。在注视着他们的同时我在思考什么呢?

个体和整体是分不开的。因此,国家和我有很多的相似性。但,很多的时间里这个相似性却没有明显的显示出来,其主要原因是少数人的演艺和多数人的抱怨使那些相似性厚厚地遮盖着。 我真正需要什么呢? 吃不是为了满足进口的味觉,不是把可吃的东西(有的东西是不允许吃的)咽下去是为了填饱肚子,穿不是罩在皮外的服饰为了防寒避暑,那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毋容置疑,我真正需要的就是盖住五官上面的皮,而且特别在意这张皮。那么多数人的衣着妆扮改变他们的形象和面相了吗?更新了他们的内心世界了吗?没有!这是千年的一贯。我看到少数人的演示是认真和辛苦的,多数人是忘我的。

我已经接受了他们正在演绎别人却是真正妆扮自己的角色,我也欣赏他们正在品尝权利滋味的表情。无论怎么想,怎么看。少数人为了自己却背负着多数人的累赘,他们才是真正的奴隶。我看到他们的快乐和幸福了吗?没有看到。他们忘记了作息时间,忘记了妻儿老小和家庭。仅有的空余时间还要充实灵魂的作料。他们受迫于污染灵魂的腐蚀,受迫于权势的淫威,受迫于多数人的品头论足。他们确实是没有什么乐趣,唯一的乐趣可能就是灵活的运作五官肉上的那张皮。可以肯定他们的智商是毫无疑问地超出了多数人智商。我看到那些由大多数人的一员变成少数人的一员后的变化,在精神压力下,在权势的威严面前,在多数人的品头论足的嘈杂声中渐渐的变坏。变得寡言、嫉妒、非正义、无朋友、积攒罪恶,使他们承受着莫名其妙高压和痛苦。作为演员他们要扮演不同的角色,既要服从导演的要求,又要看制片人的口袋 ,还要特别在意自己演的角色,又要接纳观众的指责和谩骂。这就是政治演员和文艺演员的共同之处,政治演员更甚。只要是演员难道还有新的看点和更新鲜的内容吗?源于我和他们是同一种类的动物,如果一不小心我成了少数人肯定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我没有被他们的演技吸引过,因为自从人类组合形成自己的群体和整体后一直是这样演绎着,我不会觉得新鲜也不会感觉奇怪。但是,使我记住的演员不是他的演技,而是他的灵魂。那滚瓜烂熟的台词,那衣冠楚楚的妆扮在污染的灵魂面前是多么的恰如其分。我看到被妆扮成的好人,是多么的真实,可惜毕竟是妆扮。 我看到他们妆扮的坏人时,真的忘记了演员的姓名,我欢迎他们的演技,同时我真的很害怕演员不能还原。

 有时我很担心今天的少数人,害怕他们明天变成了另一部分的少数人(犯人)。我知道这样的担心是无济于事的。今天舞台上的演员成了明天监狱的囚犯比比皆是,那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我经常提示自己,演员的作用是演戏,演员在舞台上不是为了解决观众吃穿才走上台的,是为了自己的脸皮和肚皮才积极上台的。即便是解决他自己的问题,也得是下台以后亲自走进餐厅走进厕所才能解决问题。要解决吃进去和排出来的问题必须走下舞台。也必须做着和多数人一样的程序和动作。尽管你觉得你的皮囊是高贵的。

死后我的灵魂将和肉体一同会被火化或是埋葬在土里。基于我不是少数人的缘故,我的肉体不会散发太大的臭气,灵魂也不产生二次污染。我是土粉尘和粪便转化成食物组成的活体,是多数人的一员和多数人没什么两样。那些不是少数人,不是伟人,不是智者,不是圣人的人,灵魂即便有可能二次污染也不会污染很多人,也不会时间太长。我知道少数人的灵魂是不会随着尸体火化或埋葬而消失的。它会被多数人的口舌传递着,随着唾沫星子的飞溅飘散在我同类的所有地方,无限的繁衍生息。

灵魂是一种涡流,属于另一个体位的再现。一切激流的演变都是热血和灵魂的无声战争。 作为一个过客旅居在自然之神的腹内, 我靠什么指引走向洁净,不受伤害,免于痛苦呢? 惟有让本性这东西在合理的程序中活动。本性要顺从理性,理性要克制理智,一切情绪产生的理智要合乎人类互爱的天性,最终进入自爱、爱他、互爱、自救和互救的本性。让本性、理性、理智尽可能的存在于很少被污染的地方吧!。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