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虚境《实话》

跟自己说话 说自己的话 WYQSH

 
 
 

日志

 
 
关于我

《王雨勤语录》前方美景无限,我却到了驿站,整理一下行囊,数数还有多少盘缠。生命和精力的铜钱已剩下最后的一串,省着点花吧!坚持到下一个驿站。我知道那里有先行者在等我,他会提醒我,走不动可以回头看看。虽然是熟悉的景物,只要我回头看看,依然感觉那是前方是眼前。曾经前方的路由于我们走过,多少有点变宽。尽管是俗人走过的路,后来人肯定也会感觉新鲜。15年/01/02日10:27==望粮贵==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男人(9)  

2009-08-17 11:05:31|  分类: 我是男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我要告诉您

 屯子南边有一条河,一条很大的河,名字叫拉林河,地图上能找到。河两岸长着芦苇,乍寒的风吹得上下翻滚,像是蝉发出哀鸣的响声。河水的微波衬托芦苇的晃动,显得那么错落有致。那样的自然,河滩上裸露的黄沙被苇叶划出一道道划痕,是那样的平和而凝重。

妈妈病倒在炕上两年了一直用中药治疗。中药汤很苦很苦,苦味的气息弥漫在茅草屋内,熏蒸着全家人。妈妈的几次病危吓得我出了几次冷汗,汗毛孔内渗透着苦涩的汗珠。阴湿了穿了几年的夹袄,凉风吹过像是黄连叶片挂在我的身上嚓嚓作响。

两年来妈妈喝了数不清的苦药汤。妈妈喝药的表情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我心理存有浓浓的苦楚。药汤是苦的,妈妈的命是苦的,妈妈的生活也是苦的。在那个岁月里,十几岁的孩子不知怎样才能给妈妈一丁点甜的东西?

初冬,残酷的东北风刮掉蜡黄的树叶,叶面上沾着冰冷的浮霜,沉重的,无精打采的,很不情愿的落在刚刚有人走过的路上。路的尽头走来一个少年。上身穿着退了色的,很不合身的蓝色夹袄。裤子很肥大,腰围和裤长比例及其失调。裤脚是撕掉的没有钎边,很明显穿的是大人的裤子改的特不合身。剃着不整齐的小分头,一双呆懈的眼神无心张望这四周,手里拿着不带叶的树枝,抽打着路边的枯草,拖着疲惫的双腿,毫无目地的向前走着,,,,,,,。

陈子喽,东北管橙子叫陈子,这声音是东北农村少有的叫卖声。少年抬起头看了一下就朝着不远处的小商贩走去。走到近前便问:大叔这陈子是甜的吗?大叔回答说是甜的。少年又问多少钱一斤,大叔说八毛钱一斤。当时的八毛钱能买一斤六两鸡蛋。少年低下头心里在说哪有这么大的钱呀。少年呆呆的望着棉被下的橙子久久没有离去。

农村的小孩大多都没见过世面,如果村里来了新人或是新东西总爱围着看。特别是有人来卖好吃的更是如此。他们围着跟着小商贩从村南到村北,从村东到村西直至把人家送出村子为止。 我抄着两只手混在小朋友中间,寻找最佳时机。我一直抄着手跟着,太阳快要落山了,小贩走出了村庄,我依旧抄着手,但是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直到如今小朋友,小商贩也不知道我在他们眼皮底下的举动。

天黑了,我把橙子藏在怀里,橙子在怀里怦怦直跳,跳的我直发慌。炕沿上放着一盏煤油灯,纤细得灯火上下跳动。 昏暗的灯火照在妈妈的脸上,像似一尊无有着色的蜡像,没有一丝血色。当我忐忑不安的把橙子从怀里掏出,双手捧到妈妈面前时,妈妈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和一点点红润。刹那间又消失了。转而是疑惑的眼神和凝重的表情。妈妈的嘴唇颤动了两下没有发出声音。直到今日我也想不出妈妈想要对我说什么。更不知道我的这种举动是否给妈妈带来甜意。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妈妈那橙子是从小商贩那“拿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