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虚境《实话》

跟自己说话 说自己的话 WYQSH

 
 
 

日志

 
 
关于我

《王雨勤语录》前方美景无限,我却到了驿站,整理一下行囊,数数还有多少盘缠。生命和精力的铜钱已剩下最后的一串,省着点花吧!坚持到下一个驿站。我知道那里有先行者在等我,他会提醒我,走不动可以回头看看。虽然是熟悉的景物,只要我回头看看,依然感觉那是前方是眼前。曾经前方的路由于我们走过,多少有点变宽。尽管是俗人走过的路,后来人肯定也会感觉新鲜。15年/01/02日10:27==望粮贵==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男人(5)  

2009-07-02 12:21:45|  分类: 我是男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了一个小男人

灾荒年,金钱屯一排排的茅草屋显得那样的低矮,屋顶上的盖草很凌乱,由于自然灾害原因,缮盖屋顶的缮房草长得都不好。没有一家修缮过屋盖顶。茅草屋两侧矗立着刚刚顶到屋檐下烟囱, 烟囱里冒出有气无力的白烟,时而摇摆,时而弯曲,宛如饥饿中的少年。

我的小分队解体了,不是政治原因,是肚子原因。因为人们都吃不饱,跑出去玩饿得快,大人不让孩子们乱跑,没人来玩了,就剩下我这从没加冕的孩子王孤独地站在屋后角门旁,翘着脚眼巴巴的望着西北方向的黄土岗,看着远处走来的身形,极力地辨认着哪个是我的娘。

我有姊妹弟兄四个,哥哥入伍参军去了,家里爸妈姐姐弟弟和我,在那青黄不接的季节,国家每人每天发放三两粗粮。根本吃不饱,必须用野菜来充饥。妈妈每天挎着菜筐到黄土岗的西边去挖野菜,我站在角门旁往西望,因为那里是能出现妈妈身影的地方。

在好几个身形中我一眼就看出那个是妈妈,特别好认。因为妈妈的身材很瘦,挎的是一个很大的菜筐。菜筐里装着满满的野菜,把筐梁都顶变形了,真像是小伙伴们刚吃完野菜小肚肚的样子。我嚷着跑着来到妈妈跟前,抢着要帮妈妈拿野菜,我知道妈妈劳累了一整天是为了我们吃饱肚子,这不是野菜,这是我们全家一天全部口粮啊。

胖小,不要抢了,妈妈拿得动。我根本没有听,硬是要帮妈妈拿,妈妈拗不过我,只好把随身携带用来打狗的小木棍插在筐梁下。木棍一头搭在我的肩膀上,一头攥在妈妈的手里,菜筐在木棍上摇晃着。我和筐同步摇晃着,我大步地咦拧晃着,感觉自己已经是男子汉了?/P>

妈妈思念在部队的哥哥,每天以泪洗面,房梁上挂着那个匣子里的声音铿锵有力,“全国人民同仇敌忾,蒋介石反攻大陆,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能力有决心干净彻底消灭人民公敌蒋介石!”妈妈更着急了,到处打听福建在什么地方,哥哥是否到了前线。我看见妈妈本来瘦弱的身体,憔悴的脸上又浮现出思念、担心、和恐惧,一颗慈母的心承受着痛苦和折磨。我憎恨房梁上的匣子,恨匣子里的声音,那是谁的声音?蒋介石是谁?为什么反攻大陆?大陆在哪?如果他不反攻大陆,妈妈不会今天这个样子,我恨蒋介石是源于那个声音,是那个声音使妈妈的病越来越重、、、、、、、。

妈妈支撑着往返在采菜的路上,我怕妈妈摔倒了,紧跟在妈妈身边。 从此采野菜的队伍里就多了一个小男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