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虚境《实话》

跟自己说话 说自己的话 WYQSH

 
 
 

日志

 
 
关于我

《王雨勤语录》前方美景无限,我却到了驿站,整理一下行囊,数数还有多少盘缠。生命和精力的铜钱已剩下最后的一串,省着点花吧!坚持到下一个驿站。我知道那里有先行者在等我,他会提醒我,走不动可以回头看看。虽然是熟悉的景物,只要我回头看看,依然感觉那是前方是眼前。曾经前方的路由于我们走过,多少有点变宽。尽管是俗人走过的路,后来人肯定也会感觉新鲜。15年/01/02日10:27==望粮贵==

网易考拉推荐

经历过的几件小事(6)  

2008-10-23 15:33:40|  分类: 经过的小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也没说

我乘坐当时是比较先进的日产小轿车,飞一般地穿过枪林没有弹雨的北京街道,是去看望在一次没有敌人的军事行动中失去儿子的母亲。

军区礼堂内摆满了花圈,中间是脸上还带有稚气的几位小战士遗像。会场庄严肃穆。一对士兵守护在遗像两旁。他们是在那场政治活动中献身的,他们天真可爱,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更知道坚决执行命令。他们对于国家来说是战士,在政治集团眼里他们是工具,在我眼里他们是孩子,对于母亲来说他们是骨肉。在遗像旁站着战士的母亲们,我看到母亲们悲伤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听到首长用悲愤腔念着沉重的悼词,脸上不时闪现出严肃、镇定和坚不可摧的力量。

这次参会不光是出耳朵的,还有我一发言。领导交待让我代表省委,省政府领导对逝者沉痛哀悼,对家属表示慰问,并征求家属有什么意见和要求。

座谈会在小礼堂召开,小礼堂参会的人有百十号,逝者父母前排就座。一张张农民的脸, 听从的脸、渴望的脸、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国人的脸吧 ,我是第一次看到像这样的脸得到前排就座的殊荣。会上首先由司令员讲话,他说有人要夺我们的权,想翻天办不到。军队是勇敢的捍卫者,我们手里的枪是不会答应的。政权、天地、枪多么强硬而冷冰冰词。不由得我进入沉思,共产党的政权,是谁那么胆大敢夺?天地是人民的天地,又有谁不知天高地厚想占?至于枪我不知道指的是他手里的钢枪,还是战士。轮到你发言了,有人把我在沉思中叫醒,我又回到了会场。 张大嘴巴半晌没有发出声音。我说什么呢,代表政治集团不可能,我不是这个集团里的一员。代表领导,我和领导级别相差太大也不能。再说家属真的有要求我怎么答应得了哇。像这样的场合和事件应该是严肃的,不能儿戏。逝者是为政治集团献身的,应由政治集团来抚慰。我能做的只是对失去儿子的母亲表示同情。     

 我真是不知该讲什么,木讷地占了好久,最后还是什么话也没说。这么多年过去了, 现在失去儿子的父母们不知怎么样了,但愿他们得到了应有的补偿,日子过得好一些。他们的天地是用 儿子的生命换来的要好好地保卫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