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虚境《实话》

跟自己说话 说自己的话 WYQSH

 
 
 

日志

 
 
关于我

《王雨勤语录》前方美景无限,我却到了驿站,整理一下行囊,数数还有多少盘缠。生命和精力的铜钱已剩下最后的一串,省着点花吧!坚持到下一个驿站。我知道那里有先行者在等我,他会提醒我,走不动可以回头看看。虽然是熟悉的景物,只要我回头看看,依然感觉那是前方是眼前。曾经前方的路由于我们走过,多少有点变宽。尽管是俗人走过的路,后来人肯定也会感觉新鲜。15年/01/02日10:27==望粮贵==

网易考拉推荐

一棵麦穗  

2008-04-15 16:26:49|  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零年闹饥荒,每人每日供应三两粗粮食,不够就吃米糠,玉米瓤。每顿没有一点油星,吃的大人小孩拉不下屎来憋的嗷嗷叫。再吃不饱只能用野菜充饥。还好,那年曲麻菜也就是苦苦菜生长特别旺盛。可能是上帝来拯救我们吧。当时的景象真像歌词唱的那样:苦菜花儿开满地黄,乌云当头遮太阳。天下农民受苦难,穷人何时得解放。

金钱屯村子最后边的住户只有六家右起:郭,娄,王,陈,吕,杨姓六家,被称为后六家。门前一条通往村外的路,顺路向东四里处是片坟地人称烂葬岗子。因为埋在这里的死人有自杀的,被杀的,上吊死的,水淹死的,或烧死的,总的说来都不是自然死亡者。白天随处可见没埋好的棺材,散露在地面上的白骨和骷髅。如果没有死人来埋,活人是不会到哪里去的。当夜幕降临时,东北风刮得草叶和祭奠人放在坟头上的烧纸哗哗作响,发情的狐狸,野猫发出嗷嗷的嚎叫声。还有腐烂物质产生的磷火上下跳动相当恐怖。坟地的右边是一片麦地。收割之后成群的乌鸦麻雀落在空旷的麦田里,捡拾散落下来的麦粒。还有储备越冬食物的田鼠和大眼贼学名鼹鼠也在其中。我和妈妈是这个动物世界里的成员。从秋到冬我和妈妈不知来过多少次,更记不清从家到麦田经过坟地这条路走了多少回。      

妈妈是来捡麦穗的。妈妈对我说你是男子汉,你的任务不是捡麦穗,是给妈妈来壮胆的。妈妈是个标准的农村妇女,方圆脸,大眼睛单眼皮,正宗中国人的鼻子,鼻梁有点平。一张与五官比例合适的嘴巴。嘴唇略微有点厚,就是当今人们说性感的那种。中等身材,由于整日操持家务,吃得又不好营养跟不上也很瘦。在我睁着眼睛的时间里妈妈从没有休息过。妈妈用心呵护着姐姐,我和弟弟,特别是我。   

东北的秋末天气已经很凉了。62年阴历八月二十,妈妈和我又来到靠着坟地这块麦田。妈妈认真地捡拾着麦穗,我离妈妈不远处玩耍,不时也捡几穗跑到妈妈近前丢进筐里。玩累了就睡在麦田里,当妈妈集中精力寻找麦穗时还没什磨,如果时间很长没有捡到就有点害怕。一是怕鬼,二怕是我着凉。这天我非常兴奋满地跑啊,跳啊玩个不停,突然眼前出现一大捆麦穗,高兴级啦,我用力往外抽,抽了半天才抽出一穗。于是我大声喊,妈妈,妈妈快来。妈妈飞快跑到我跟前把我抱在怀里,带着哭腔大声问:胖小怎磨啦?妈妈在这。我从梦中醒来妈妈把我搂的很紧,很紧。

这时天已擦黑,妈妈左手提着捡拾麦穗的筐,右手抱起我,朝着家的方向一步一个趔趄走在那寒冷,阴森,恐怖,近似绝望的路上。第二天,是东北少有的大雾天。我睁开眼看见妈妈躺在炕上,也是我第一次看见妈妈躺着的情景。我上前伸出小手摸摸妈妈的额头很热,这时妈妈睁开眼睛对我说:没事等妈妈起来,可是妈妈从此……………………………………..: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